旅游的起源和发展

最早的旅游

旅游的先驱是商人,最早旅游的人是海上民族腓尼基人。在旅行作为一种社会行为,古代即以存在,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旅行活动的兴起同样居世界前列,中国早在公元前22世纪就有了。当时最典型的旅行家大概要数大禹了,他为了疏浚九江十八河,游览了大好河山。之后,就是春秋战国时的老子、孔子二人了。老子传道,骑青牛西去。孔子讲学周游列国。汉时张骞出使西域,远至波斯,今伊朗和叙利亚。唐时玄奘取经到印度,明时郑和七下西洋,远至东非海岸,还有大旅行家徐霞客作了游记。

中国古代“旅游”概念

早在殷周之际,人们已经开始注意旅行的类别。《易经》中,专讲行商客贾的一卦就称为“旅”卦。“旅”字之所以用于商旅,一是“旅”本来就含有行走之意,二是“旅”常被古人假借为“庐”,与“庐”字相通的“旅”字便成了当时商业旅游的专称。东周时期,旅行分类更加清楚,东周人除了沿用殷周以来的说法,以“旅”称商旅,以“征”称军旅,以“归”称婚旅,以“巡”称天子之旅,以“迁”称迁徙之旅,特别是他们用“旅”字为中国旅游史引进了现代“旅游”的概念。“游”的字义是浮行于水中。人能像鱼一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泳之游之”(《诗经·邶风·谷风》),当然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所以当时人们把那些随心所欲,“优哉游哉”(《史记·孔子世家》:“优哉游哉,维以卒岁”)的旅行活动,如游猎、游览、游学等概称为“游”。“游”的提出,说明东周人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旅游范畴,能够把旅游与商旅、聘旅级行役(礼节性外交和长途公差)等功利性的旅游区别开来,标志着中国古代旅游从此进入了自觉的认识阶段。有关“旅游”一词,最早见于六朝,齐梁时,沈约(公元441年—513年)《悲哉行》“旅游媚年春,年春媚游人”的诗句,用以专指个人意志支配的,以游览、游乐为主的旅行,以此区别于其他种种功利性的旅行。

随着因特网的发展,计算机技术的不断成熟,旅游网站纷纷落户。促进旅游这个行业大力发展,旅游网经这些年的发展后已多如牛毛,旅游网站的发展也日趋成熟。这类网站提供及时的旅游线路报价、打折门票信息、切实的旅游建议、以及详细的旅游资讯。将旅游业内信息进行整合分类,人性化的开设了旅游线路预定、打折门票、签证服务、机票酒店预订、旅游保险、旅游书城、包车服务、旅行游记、旅游博客、等多方面的服务!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全国共有各类旅游景区20976家,其中,A级旅游景区5573家。旅游景区已成为居民旅游消费的热点之一,景区收益不断增加。2008年10月份中国入境旅游总人数已经连续第三个月出现下降,这表明金融危机对中国旅游业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十一五”期间,我国旅游业保持了平稳较快发展的良好势头。国内旅游人数平均增长12%,入境过夜旅游人数年均增长3.5%,出境旅游人数年均增长19%,全国旅游业总收入年均增长15%。我国跃居全球第四大入境旅游接待国和亚洲第一大出境旅游客源国,居民人均出游率达1.5次,旅游直接就业达1350万人,旅游消费对社会消费的贡献超过10%,旅游业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更加明显。“十一五”旅游业发展实践表明,全国旅游行业服务国家大局的能力明显提高,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明显提高,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的能力明显提高,把握旅游业发展规律和阶段性特征的能力明显提高,推进旅游业科学发展的能力明显提高。随着旅游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大型旅游企业间并购整合与资本运作日趋频繁,国内优秀的旅游企业愈来愈重视对行业市场的研究,特别是对企业发展环境和客户需求趋势变化的深入研究。正因为如此,一大批国内优秀的旅游品牌迅速崛起,逐渐成为旅游行业中的翘楚!

旅游转变

实现旅游资源向旅游资本转变,就bai是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将各种有形和无形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和优化配置,使之更好地满足游客的各种需求。近年来,安康市紧紧依托自身旅游资源优势,高度提炼出安康旅游发展的内涵–“秦巴汉水生态旅游”,这个涵盖了全市旅游产品的浓缩性的总结迅速成为安康旅游对外宣传促销的有效载体,吸引了省内外旅游行业的关注。加之,以瀛湖1200万元国债项目为代表的全市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力度逐年加大,配套旅游基础设施日趋完善,更为全市旅游资源向旅游资本转变起到具大的推动作用,为外来客商投资创造了开发基础。今年,西安远见公司承包经营瀛湖翠屏岛、金螺岛就是成功的范例。实践证明,推进旅游资源向旅游资本转变,是加快旅游业发展的重要基础和前提。与此同时,旅游业的发展又为实现旅游资源向旅游资本转变搭建了平台,提供了契机。


资金短缺是制约旅游业发展的最大难题。解决资金问题的根本途径只能是创新投融资体制,建立投资主体多元化、融资方式多样化、运作方式市场化的新体制。民间资本是发展旅游产业的重要资金来源,蓬勃发展的民营企业是发展旅游业重要的投资经营主体。安康市汉滨区迅速兴起的“农家乐”旅游就是一个有力的例证。该区现有纳入星级管理的“农家乐”经营户360余户,按户均最低投资2.5万元计算,民间资金投入旅游业近千万元。加之,去年,像二里湾山庄、双龙潭休闲中心、天都山庄等“农家乐”大户相继开业营运,掀起了民间资金投入旅游业发展的热潮。可以说,“农家乐”旅游已经成为安康城区乃至周边地区城市游客休闲消费的热卖产品。旅游业的发展,为民间资金转变为民间资本、参与旅游业的开发和经营开辟了新天地,为民营企业的发展打开了新的通道。


近两年,安康市汉滨区境内一些“农家乐”经营业主主动与安康师专、农校等大中专院校旅游专业联系,邀请旅游专业学生到他们那里去务工,有的是要求协助经营管理,有的是要求传授接待常识。“农家乐”经营业主加大旅游人力资本投入的意识不断强化,为此,今年四月,该区旅游行政管理部门专门聘请专业人员,培训全区导游员、“农家乐”服务员学唱陕南山歌民谣,丰富旅游接待服务内容。不仅如此,从近年来报考导游员的人员文化程度看,大中专毕业生数量明显增加。现在,该区近250余名已取得国家导游资格证书的人员中有近三分之一以上为大中专院校毕业生,与以往相比呈逐年上升趋势。可见,大中专毕业生正在逐步成为安康旅游业发展的重要智力支撑和新生力量。同时。蓬勃发展的旅游业也将逐步成为接受和吸纳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就业的重要渠道之一。


大家都知道,旅游资源具有不可复制性。因此,不论是旅游区开发,还是旅游景点开发,都必须本着保护资源的前提下进行开发。然而,安康市地处贫困山区,本级财政对旅游业扶持能力十分有限,旅游资源开发大多要靠吸引外资投入,由于受“谁投资、谁说了算”观念的影响,一些开发商在未编制科学的旅游开发规划之前,随意建设人造景点,对旅游资源造成破坏。诸如,安康市汉滨区通过招商引资开发建设的牛山风景区,开发之初,投资商先在主景区内建设宾馆一座,明显破坏了牛山主景区的自然风貌,与牛山主景区环境不相协调。同时,由于投资商违背了旅游消费的规律,没有先以“游”来吸引游客,而是先把“住”这一消费环节放在了首位,造成了旅游消费链条本末倒置。不仅没有促进牛山风景区旅游开发,反而形成制约因素。因此,旅游资源纯粹性开发向保护性开发转变不仅有利于保护旅游资源,而且能够有效地促进旅游资源开发可持续发展。


推进“四个转变”,促进安康旅游业发展,具体地说:一是要调整充实安康旅游产业发展委员会,加强旅游行政管理部门对全市旅游产业发展的综合协调、监督检查、行政执法、行业管理的指导服务的职能。要充分认识到资源向资本转化对旅游业发展的促进作用,积极整合和优化我区旅游资源优势。二是着力抓好两个“加大”,按照“筑巢引凤”的思路吸引外资投入。一方面继续加大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力度,进一步改善旅游资源开发的硬件基础条件。另一方面,要通过发挥政府先导作用、建立旅游产业发展基金、各项资金捆绑使用、全力兴旅等措施,建立政府组织、部门联合、政企联手、上下联动的宣传促销机制,对外打响一张牌,不断加大旅游资源优势的宣传力度。三是制定相关民间资金投资旅游开发优惠政策,建立投资主体多元化,融资方式多样化,运作方式市场化的新体制,吸引社会闲置资金投入旅游开发。四是坚持“先规划论证,后开发建设,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的原则,严格执行没有规划不准上项目、规划不通过论证不准实施、项目不经审批不准动工的“三不准”规定。五是通过人才交流市场,人事部门当“红娘”,让旅游专业学校与旅游企业“联姻”,把具有旅游专业知识的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吸引到安康旅游业发展中来。同时,旅游管理部门要加强旅游企业业主的培训,进一步提高旅游企业业主对旅游人力资本的认识。六是旅游行政管理部门要建立旅游开发项目跟踪管理服务体系,既要加大旅游开发项目实施过程中的监管力度,有效避免以破坏旅游资源为代价的“旅游开发”,又要为开发商到好参谋。